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中邦女商正在巴十五年重浮道

  “叫我窦姐就好,这里的人都这么称呼我。”细高个儿,黑发垂直及腰,说话慢条斯理,从表面上并不好判断她的年纪。

  1985年,窦姐从天津师范毕业,成为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业余时间,她还上了一个大专英语班。第二年,因母校初中缺英文教师,她顶了上去。直到1995年,窦姐决定离开学校,也离开前夫。

  窦姐独自前往广州,并进入一家私企从事文化传播工作。还是因为英语的优势,她被选入拓外部门,有了难得的出国机会。“1997年首先给派到尼泊尔去了,实际上是让我们去适应纯外语环境,没有工资,每天只有十块钱生活费。”当时窦姐拿到的是旅游签证,只有五个月时间,而五个月的生活费只维持基本生活,无法到各处走一走。想到没办法照顾父母和孩子,又不能积累游历经验,窦姐选择了离职。也是这个时候,窦姐萌生了自己做点生意的念头。

  1998年从尼泊尔回到广州,窦姐一心想着赚钱,“当时就想自己做生意,得要挣钱,因为没有钱的日子太难过了。”工作13年,手头只有3000多元人民币,思来想去,她又出发独自前往尼泊尔,打算在那里闯荡闯荡。

  窦姐自己在街上溜达考察,累了就走进一家藏族人开的餐厅,吃一碗面条或者是一碗饺子,和年轻人聊聊天。有一天藏族年轻人告诉她,报纸上登了一个广告,中国人在这儿开工厂需要翻译。于是,窦姐拿着报纸找到了那家公司,在这里,窦姐遇到了她的爱情——老马。

  当时,老马的公司刚刚被人骗走一批货,追账无果,就有人建议他做工程的同时涉足建材,或能弥补损失。于是,他们开始投资砖厂,但没想到,他们把国内的制砖设备刚刚运到尼泊尔,又被当地几个人合伙欺骗,不仅几个大项目不翼而飞,设备也被人偷偷送到银行抵押,白条一个接一个,合作紧急终止,砖厂荒废。“你知道我们困难到什么程度吗?我们连签证费都拿不出来了!”眼看签证要过期,面临罚款的逼近,窦姐每天急得在街上乱转。

  1999年,尼泊尔王子去英国访问,向英国皇室赠送了尼泊尔的特产——披肩。没想到,羊绒披肩一下子风靡全世界。其实,尼泊尔披肩的丝和绒线都是中国出产,当地人只负责手工织造和印染。很快,丝线和羊绒纱供不应求,缺口很大。因为是中国人,几个客户同时找到窦姐寻求解决之道。很顺利的,窦姐拿到了七八万美元预付款。

  “那时候,一美元兑八块多人民币,我们手里有了几十万人民币。”窦姐和老马回到中国组织货源,并开始在樟木口岸做边贸。“我觉得人生正当时,一辈子能遇上那么好的机会很难得。”不顾翻山越岭的辛苦,窦姐用勇气和双脚闯开了这条西藏尼泊尔的羊绒纱线把窦姐送到了巴基斯坦

  心灰意冷,加上尼泊尔发生动乱,窦姐和老马打算去英国寻找机会。2001年9月参加伯明翰秋季博览会后回到伦敦,没过几天,“9·11”发生,传言说下一个攻击目标就是英国。此后半年,英国经济萎靡不振,窦姐带的羊绒披肩没卖出多少。思来想去,感觉正在重建的阿富汗颇有商机,他们决定去看一看。

  有一天,灵感闪现。窦姐注意到,巴基斯坦水质很差,报纸上一度几天连载“海德拉巴民众因饮用水卫生问题病亡”的新闻,想到老马和中国军工项目接触过美国的一种水处理设备,“实际上现在所有国际上矿泉水厂用的设备是一样的”,窦姐决定尝试一番新的领域。

  2003年底,一个中国工程师找到窦姐,告诉她“我们这个地方水质太差了,印度河的水发红,喝水生病的人很多,工作人员待不了多久就走了”。“他希望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

  这就是窦姐在巴基斯坦开始接触的第一家中国公司——中国水利电力四川七局,他们住在山里,属部落地区,环境恶劣,任务是建设一个大坝工程,当年这一工程英国人也曾挑战,但并未成功。

  在安保人员的陪同下,窦姐和老马来到营地。回忆当时情景,“到那儿差不多12点,大家正在吃中午饭,我看到中国大米煮出来的饭都是红色的。”回来的路上,窦姐眼泪不禁流泪,环境太艰苦了。设备的安装和维修颇费周折,但中国人硬着凭着吃苦耐劳,所有坎儿都跨了过去。后来,生病的人也少了。窦姐心里的满足和成就感千金难买。

  2004年曾发生两次人质事故,劫持中国水利电力十三局的两名员工,都是山东人。直到2006年才准备复工。2006年春节,窦姐的员工和工地的先锋队前往建设营地,但刚上去没几天,就又打起来了。只好又停下来。工程停滞一年半,2007年6月份该项目再次复工。为了保障中国人的安全,去现场只能坐直升机进出。但到2008年,工厂因战事再次停工。

  窦姐说她虽然在巴基斯坦生活里多年,但是还是习惯在早上七点起来,吃完早餐后就四处走走呼吸下新鲜空气。当地人一般会在九点钟起床,早上出门散步也更安全。

  窦姐的老公老马,特种兵出身,参加过越南自卫反击战,身体素质非常好,忙起来两三天不睡觉都能顶,但他身上有伤,又加上高血压、糖尿病。2011年12月份老马第一次血栓,此后就没有再站起来。

  “第一次血栓在床上瘫了两年半,糖尿病的并发症,十几天无法排便,然后植物神经紊乱,有时候打人骂人,太不容易了。”窦姐回忆的时候脸上表情很平静,“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我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来给他治疗,陪伴。” 2014年6月,老马离开了她。

  窦姐2015年5月就来过一次瓜达尔港,那时候瓜港还没有开始建设,没有看到什么商业前景,当时一犹豫就没有买地。现在瓜港开始大规模建设,地价相比15年已经翻了15倍之多,窦姐再次来到这里,马上联系了一位中介去看地。

  那一年,窦姐真的想离开巴基斯坦了,后来征询儿子意见,儿子不愿离开。于是,窦姐也就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很多在巴基斯坦与窦姐相识的人都认为,老马病逝后,她很可能关门走人,但没想到,窦姐现在越干越勇。窦姐觉得这都要归功于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从2015年卡西姆电厂开始,粉煤灰就需求量迅速加大,之后又做了很多品种,不是单一的粉煤灰了。关键现在机会多,中国公司的人越来越多,这种局势不发展、不提高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中巴经济走廊中的卡西姆燃煤电站,胡布电厂,M5公路项目,海得拉巴输变电工程,三峡风电,甚至军事项目,窦姐都有参与。窦姐的三个厂房机器几乎连轴转,粉煤灰的产量每天两三百吨,减水剂每天150吨,还有速凝剂一类的每天几十吨,利润相当可观。现在,她还是两个微信群的群主,都是在巴基斯坦的企业和商人。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19 06:46,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中邦女商正在巴十五年重浮道